贾跃亭的“重庆往事”:一系列蹊跷公司 家族获益匪浅

安捷财富注册链接

乐视江山马蹄声狂乱,贾跃亭依然未回国。

在乐视巨变的档口,我们试图通过在重庆的追根溯源,回顾一段贾跃亭的山城往事,为商界提供一幅可供借鉴或反思的商业脉络图。成败之外,当时、当事的商业逻辑、政商关系,拥有着共性的一面,也在细节上存在着差异。

贾跃亭的“重庆往事”:一系列蹊跷公司 家族获益匪浅

乐视云涉多宗诉讼 贾跃亭山城大戏难收场

7月27日晚间,鑫根资本创始人曾强在参观法拉第未来(Faraday Future)总部后在微信朋友圈写到,“针对乐视目前的困境,鑫根将联合其他股东,成立‘困境基金’对乐视的债务进行重组,帮助乐视七个子生态渡过难关。”

2015年初,曾强旗下公司陆续开始介入贾跃亭的乐视系,并成为了乐视网(30.680,0.00, 0.00%)(300104.SZ)第二大股东。不过,鑫根资本在2017年4月后,消失在乐视网前十大股东之列。

随着贾跃亭和乐视陷入“困境”,贾跃亭、曾强二人早年在重庆布局的项目也陷入“停顿”。其中,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陷入多宗官司,而这还涉及到隐身在乐视云计算公司背后的重庆政府平台公司。

曾经助推乐视网股价暴涨的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获得重庆战略伙伴企业注资一事,现在却连注册资金都尚未如期到位。

这场大戏,“左贾右曾”(相关重庆公司布局见图表)又该如何收场呢?

 曾强入渝

曾强的重庆故事,是从一桩入股开始的。

2010年3月10日,曾强在重庆设立了第一家公司:重庆鑫根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12天后,曾强又成立了一家公司:重庆鑫根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这两家公司选择了距离重庆市委市府不远的上曾家岩24号作为注册地址。

而在注册之后不久,重庆鑫根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就获得了一笔绝好的单子:入股重庆建工(9.370, -0.13, -1.37%)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建工”,上市代码为600939.SH)。2010年,在重庆时任市政府主要领导的积极推动下,重庆建工进入了上市辅导阶段。重庆建工一旦上市就可以点石成金,跃跃欲试的投资者都想通过各种资源,跻身成为重庆建工股东。

然而,直到曾强入主重庆建工后很长一段时间,重庆资本界乃至建工股份内部都鲜少有人知道曾强是何方神圣。

根据《中国经营报》记者获取的一份具有法律效力的文件显示,曾强(ZENG EDWARD QIANG,护照名)持有加拿大护照,1963年出生于中国北京。曾强在国内布局中,还有两位同样出生于1963年的合作伙伴, 美籍华人QIAN STEVEN JUN和澳大利亚籍华人ZHANG XIAO DONG。从记者掌握的信息,可以判断曾强应早于2010年就加入了加拿大籍。

曾经在北京创建北京三坛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及北京鑫根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曾强,早年在资本圈内并不知名。

入主重庆建工是其重庆布局中重要一步。2010年5月28日,经重庆建工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审核批准,同意鑫根基金(即重庆鑫根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中心)依据公司以2009年12月31日为基准日经资产评估后的净资产,按每股价格2.51元对本公司进行现金增资,增资金额15813万元,其中6300万元增加注册资本,9513万元计入资本公积。

2012年,重庆建工登上证监会IPO申报企业考察名单。看上去一帆风顺的上市,因为诸多原因,最终直到2017年2月21日方才实现。《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上市当天曾强也出席上市敲钟仪式,并带了其他两名助手参加晚宴。3月14日,建工集团连续涨停之际,鑫根资本也志得意满地在公众号上发文称,“重庆建工连拉14个涨停后继续攀升,鑫根基金浮盈近10亿元”。

入主建工之后,曾强与重庆的故事并没有停止。2011年1月11日, 重庆江北嘴中央商务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与重庆鑫根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中心(有限合伙)成立了重庆江北嘴鑫根置业股份有限公司。2010年6月18日,国家级新区重庆两江新区已经挂牌成立,江北嘴作为两江新区最重要的金融商务区炙手可热。众多大鳄都瞄准了江北嘴求一地而不得。

然而,曾强却能够与负责江北嘴开发的江北嘴中央商务区投资公司共同设立公司,能量自然不可小觑。而在江北嘴鑫根成立的第二天,美国最大地产商兆华斯坦地产集团、重庆市江北嘴中央商务区开发投资有限公司、江北嘴鑫根置业股份有限公司签订合作备忘录,三方将共同携手打造长江上游第一高楼:

然而,最终这一项目却并未按照预想的发展,时至今日已经成为江北嘴核心地带的一块疮疤。2012年10月15日,鑫根投资公司与其他公司组成了联合体竞拍该地块,然而却遇到了一个异常生猛的对手:重庆华城富丽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最终,华城富丽以17.4亿元成功竞得A13地块,溢价达到了58%。但是,这家公司在资金方面并不宽裕。竞拍结束当日,该公司就找到鑫根投资公司,希望由该公司提供融资服务,当日双方就签订了一份《综合财务顾问协议》。

竞争对手成为了合作伙伴,看上去是一场双赢的组合。孰料到,一场旷日持久的纠纷却发生了。《中国经营报》记者掌握的一份法院判决书显示,2012年12月18日,老虎资产公司、重庆华城希望房地产公司(系华城富丽原控制人陈勇创立)与重庆国际信托公司签订了合作备忘录,由重庆国际信托公司发起设立重庆江北嘴国际金融中心项目提供建设资金。

然而,2014年因为财务顾问服务费的问题,双方闹上了法庭。最终到2016年10月31日,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作出了终审裁定,双方的纠纷才告一段落。 判决书显示,重庆市高院驳回了鑫根资本一些诉讼请求,最终鑫根资本只获得了360万元顾问服务费。

直到记者发稿时止,该地块还处于停工状态。而重庆华城富丽公司法人代表也更改为融创中国执行董事商羽。股东也由重庆老虎资产经营管理公司、重庆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变更为重庆融创基业房地产开发公司。而今,入主了乐视网的融创,又希望在重庆江北嘴上演新的故事。

江北嘴的纠纷只是插曲,但是曾强却迎来了重庆布局中极重要的一步:贾跃亭入渝。

贾随其后

“重庆和乐视都很重视创新,让乐视生态和重庆很好融为一体,”2015年9月28日,贾跃亭在重庆出席签约仪式后表示,“乐视希望通过努力,助力重庆真正进入到互联网生态时代。”

当日,重庆市政府、乐视、鑫根资本三方签订了合作协议,笑容满面的贾跃亭与曾强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根据协议,乐视将在重庆投资建设产业基地,合作方向包括云计算与大数据、大屏智能终端制造、金融等多个领域。时任重庆市长黄奇帆在签约仪式上也欣喜地表示, 重庆与乐视在很短时间内签订合作协议,是因为双方在商务模式、发展路径等方面都达成一致共识。

据悉,此次签约中,金融领域的合作亦是重点,乐视方面将在重庆发起设立小额贷款公司、联合鑫根资本发起私募股权基金公司,并由重庆市人民政府提供包括筹建指导、政策支持、融通加速流程等方面的支持。

记者了解到,乐视系在重庆设立的第一家公司是重庆乐视体育产业发展有限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8月,由乐视体育文化产业发展(北京)有限公司与重庆重报新媒体发展有限公司等公司发起成立。从时间线来看,这家公司成立之时,曾强已经在重庆扎根5年。鑫根资本一位人士曾经向记者透露,乐视进入重庆是曾强牵线搭桥。

2015年12月成立的重庆渝富锦一鑫根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2016年2月成立的重庆战略性新兴产业乐视云专项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这两家公司均有鑫根资本身影之外,股东中还出现了北京锦一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北京锦一资产管理中心是乐视布局中重要一环,合伙人包括了乐视互联科技发展(北京)有限公司和吴孟(乐视网职工监事)。

进入2016年,乐视及贾跃亭在重庆的布局进一步加快。相继成立了重庆乐视小额贷款有限公司、重庆乐视商业保理有限公司 、 重庆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等。

从公司设立的情况看,与彼时三方合作协议中披露的云计算与大数据、金融等领域基本相符。记者了解到,乐视金融布局中,重庆乐视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和重庆商业保理有限公司正是乐视金融非常重要的两部分。记者获得的重庆市金融工作办公室文件显示,该办是在2016年3月8日同意重庆乐视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开业。

批复显示,同意重庆乐视小额贷款有限公司的开业申请,公司名称为重庆乐视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3亿元人民币,公司住所为重庆江北区聚贤街25号,经营场所为重庆市江北区聚贤街25号,乐视网信息技术(北京)股份有限公司作为股东,业务范围为各项贷款,票据贴现,资产转让和市金融办批准的其他业务,其中各项贷款和票据贴现业务可通过网上在全国范围内开展。

熟悉小额贷款公司办理流程的重庆金融界人士对记者表示,最近两年包括重庆在内的小额贷款公司设立已经收紧,至少从2015年开始重庆已经很难拿到小额贷款公司牌照。 重庆小贷协会曾经在2016年初披露,截止到2015年末,批筹小贷公司为265家。截止到发稿时止,重庆金融办官方网站上共有274家小额贷款公司。显然,这一数据印证了创立小额贷款公司具有一定难度。而在贾跃亭及乐视系陷入危机之时,如何防范小贷公司的风险,截止到发稿时止,记者不断联系之下也尚未获得重庆金融办的明确回复。

而在获得小贷、商业保理等牌照之外,乐视系还介入了地产领域。2015年11月9日,重庆乐视界置业发展有限公司(2015年10月30日注册成立,简称“乐视界”)拿下两江新区龙兴组团J标准分区J46-1/01、J47-1/01号宗地,195亩纯居住用地,成交价29238万元,楼面价1408元/平方米,容积率1.6,建筑体量20.77万方;两江新区龙兴组团J标准分区J48-1/01、J49-1/01、J50-1/01、J51-1/01号宗地,187亩纯商业用地,成交价12904万元,楼面价673元/平方米,容积率1.5,建筑体量19.16万方。而在其后,2016年3月29日,两江新区发布的信息,当天举行的集中签约仪式中,乐视将在江北嘴建设酒店综合体项目,总投资30亿元,建筑规模16万平方米,将打造高端酒店、公寓综合体。

从小贷牌照,再到商业保理公司成立,以及获得一系列的土地,贾跃亭和他的乐视系在重庆也收获满满。

  项目搁浅

然而,随着乐视危机的凸现,贾跃亭及其关系密切的人士在重庆斩获的一些项目,并没有按照预期实施。

《中国经营报》记者近一年来多次探访乐视在两江新区拿到的地块,相关地块并无半点动工痕迹。从价格来说,乐视界拿到的纯居住用地楼面价仅为1408元/平方米,纯商业用地则只有673元/平方米。记者查询同时期,两江新区龙兴区域土地出让成交价看,2015年12月成交的两江新区龙兴组团G14-1/01、G14-1/02号(部分1)宗地纯商业用地,楼面价为3058元/平方米。当月龙兴另外一宗商业用地,楼面价也达到了3199元/平方米。显然,如果以该地块2015年底正常的出让价格来看,均价到3000/平方米是比较正常的。乐视界以673元/平方米获得的187亩土地,如果按照3000/平方米均价来折算,这一单土地出让价格上就省了4个多亿。

乐视危机爆发之后,贾跃亭开始将一些资产处置给融创。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17年3月13日,乐视界法人、出资方等发生了变更,出资方由乐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变更为乐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和重庆融创基业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两家公司各出资500万元。融创执行董事商羽成为了公司法人代表。此外,记者还了解到,乐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500万股权出质给融创。记者了解到,2017年4月,某重庆知名房企拿下龙兴区域几宗二类居住及商业用地,楼面均价为3421元/平方米。显然,融创接盘,从地价来看已经拥有一定的优势。

土地方面,乐视成为一个“二传手”之外,乐视号称的乐视重庆云项目也扑朔迷离。7月28日,记者与重庆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相关人士联系,相关人士却表示,他们跟贾跃亭现在没有关系,目前与重庆方面还是在大数据等方面有合作。然而,记者多次前往龙兴、水土等区域,搜寻乐视在这两个区域注册成立的公司,均未找到。

其中注册于重庆市水土高新园云汉路5号附443号的重庆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记者将该处数公里范围内的楼宇走遍也未打听到相应公司。位于重庆水土高新园的两江新区国际云计算服务中心企业服务部相关负责人也未回应记者具体问题。重庆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相关人士也对记者声称,“自己目前在北京”。其对于公司是否在重庆设立有办公室等情况拒绝进一步回应。

根据此前乐视发布的各种信息,与重庆在云计算合作是极其重要的一环。一位接近重庆云计算中心的人士表示,云计算是重庆重点打造的领域,当时也希望乐视能够与重庆展开合作,从而推动重庆云计算领域的发展。这位人士说,一些企业往往以巨大的诱饵来吸引地方政府,然后获取了地方政府的种种优惠,最终地方政府往往又无人担责,生吞吃瘪。

 记者在乐视危机爆发之后的大半年时间里,与重庆多个部门联系,均未有一个部门正面回应乐视云计算涉及重庆市的相关问题。

根据乐视网2016年年报(更新)披露的关联方承诺信息,本公司之控股子公司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计算公司”)2016年引入重庆战略性新兴产业乐视云专项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以下简称“重庆战略合伙企业”)对其进行增资,增资金额100000.00万元,其中:实收资本增加 13252.40万元,资本公积增加86747.60万元,增资后持股比例16.67%。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以其合法持有的云计算公司的全部股权向重庆战略合伙企业投资10亿元提供质押担保,出质股权金额为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认缴的注册资本金额26504.80万元,同时双方约定,如果发生以下任何一项事件, 重庆战略合伙企业有权要求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收购部分或全部标的股权:1.经营指标未达到以下任一要求:2016 年营业收入达到6.5亿元、2017年营业收入达到7.8亿元、2018年1~9月营业收入达到8亿元;2.自重庆战略合伙企业将股权投 资价款本金支付至云计算公司之日起至重庆战略合伙企业投资后满3年的对应日,若在此期间云计算公司未实现上市;3.重庆,战略合伙企业持有云计算公司股权期间,若云计算公司拟倒闭、解散、重大重组、破产情况的;4.自重庆战略合伙企业将股权投资价款本金支付至云计算公司之日起至重庆战略合伙企业投资后满3年的对应日,若在期间云计算公司实现上市,但上市后重庆战略合伙企业处置标的股权实现的收益低于年化15%时。同时贾跃亭对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所承担的收购义务及现金补足义务承担无限连带责任保证担保。

年报显示,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注册资金为795143958. 00元,总资产为221301521 6.64元,净资产为139670851 0.01元,营业收入为120139765 4.21元,营业利润为-54055817. 79元,净利润为-17619903. 34元。抛开持续亏损不言,从营业收入指标来看确实满足了指标要求。然而,乐视体系陷入危机之后,2017年和2018年还能够满足营业收入指标?7月31日,乐视网证券事务部相关人士对记者采访回复,因上市公司体系有信披要求,相关信息将根据监管要求披露,请以公告为准。

而且年报中披露的信息还显示,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未能如期认缴出资金额。乐视网年报披露,截止到2016年12月31日,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认缴金额26504.80万元,实缴金额2000万元,根据章程约定,出资时间为2016年6月22日,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出资未到位。记者查阅全国企业信用信息系统发现,2017年6月26日,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披露的2016年度报告中,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的出资金额依然是2000万元。

目前,公开信息显示,乐视控股持有的乐视云计算公司股权还遭遇两宗司法冻结。其中,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冻结了乐视云公司2.65亿元的股权,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也冻结了乐视云公司2.65亿元的股权,冻结的开始日期分别为2017年6月30日、2月4日,冻结期均为3年。此外,6月14日,北京市朝阳区人民法院还裁定,冻结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260万元,如不足则查封、冻结与不足部分价值相等的相关财产。

2016年2月5日,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将其持有的股权26504.7986元质押给了重庆战略合伙企业(根据约定,“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以其合法持有的云计算公司的全部股权向重庆战略合伙企业投资10亿元提供质押担保,出 质股权金额为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认缴的注册资本金额26,504.80万元”)。

上海华荣律师事务所许峰律师对记者表示,重庆战略合伙企业拥有优先清偿权。然而,乐视控股质押给重庆战略合伙企业的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股份,存在着注册资本金中实缴金额未到位的情况,重庆凡赛提律师事务所主任颜智勇说,从股权质押具有的担保目的和性质来说,只有完成实缴的股份拥有质押才具有实际担保作用,没有完成实缴的股份基本不具备实际的担保功能。

而在乐视小额贷款和乐视商业保理业务,对于地方政府而言也希望这些公司在重庆发展。然而,记者数月来多次在工作时间前往乐视在江北嘴设立的办公场所探访,却一次都没有遇到小额贷款和乐视商业保理方面的人员,而且乐视商业保理的牌子甚至随意地丢弃在办公室前台的地面上。

目前,此处办公的只有数量不多的乐视体系负责电视业务的人员以及重庆乐视体育的人员。乐视的巨大变局下,乐视小额贷款的负责人王永利也在今年离开。离开之前记者曾经与其通话了解乐视小贷情况,但是其并不愿意就乐视小额贷款以及乐视金融方面的问题进行回答。

 蹊跷的公司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了一系列蹊跷的公司。

对于地方政府而言,引入大公司,引入互联网企业,充满了渴望,因此不惜代价给出最好的地,最大的优惠政策。彼时,借着乐视网为主的乐视体系光环,贾跃亭在重庆势如破竹。

从股权关系方面,贾跃亭和乐视系在重庆布局的公司分为了非上市公司体系和上市公司体系。其中乐视小额贷款有限公司、重庆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属于上市公司体系,其余几家公司则属于非上市公司体系。

透过这些公司的股权关系后,则出现了一些蹊跷的情况。尤其是乐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投资设立的乐视界置业发展有限公司,获得了地方政府优惠供地。这与贾跃亭与多个地方政府签订了合作协议后,获得大量土地储备的情形几乎如出一辙:均是以导入项目方式,地方政府提供土地等优惠支持。最近一年多重庆楼市火爆的情况下,乐视界握有的土地已经炙手可热。这一块从设计之初,就已经设计在上市公司体系之外,乐视体系中最核心部分乐视网无法获得土地升值带来的收益。

2017年5月11日,乐视投资管理(北京)有限公司的股东由乐视控股(北京)有限公司变更为自然人:贾跃芳和吴孟,贾跃芳是贾跃亭姐姐,吴孟则是贾跃亭的老部下。从目前股东结构看,这一公司跟陷入债务困境的贾跃亭和乐视已无直接关系,该公司对外则投资了50多家公司,其中不乏乐视界这种握有土地的公司。可以说这一公司在乐视集团以及贾跃亭的布局中是十分重要的一环,然而,而今已经妙手切割。

乐视界之外,贾跃亭家族在重庆还有染指。重庆乐视通讯技术有限公司的股东系乐赛移动科技(北京)有限公司。乐赛移动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系乐风移动香港有限公司投资,公司注册资金60000万元,法人代表为贾跃民。贾跃民系贾跃亭哥哥,在生意上是贾跃亭的重要伙伴。《中国经营报》记者从香港公司注册处了解到,贾跃民除了在乐风移动香港有限公司之外,还在香港注册的乐风科技香港有限公司、香港乐善科技有限公司、乐视汽车生态(香港)有限公司等公司中担任董事。而在这些公司中,一些公司注册资金只有1港币,同时股东亦出现了多个离岸公司的身影。其中乐风移动香港有限公司股东就是在开曼群岛注册的leview mobile ltd。目前尚不清楚,贾跃民等人为何要在香港设立诸多公司,其背后的离岸公司股份结构又会有怎样神秘的情况呢?

复杂的公司体系中隐藏的秘密,记者将会继续予以报道。从乐视系和贾跃亭家族在重庆的实操看,他们在重庆获益匪浅。而从国内其他布局看,抛开非上市体系以及无法准确计算的一些土地收益不言,仅仅只是上市公司乐视网这块每年就获得了地方政府的高额补助。以2015年和2016年乐视网年报披露的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为44987578.5 2元和46253493.7元。此外,在乐视及贾跃亭如蛛网般复杂的体系中,除了重庆地方政府平台公司进入之外,还有临汾市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等地方政府平台公司也已入局。

地方政府平台公司的入局,对于资本市场而言颇为抢眼。 《中国经营报》记者还通过对近年来乐视网披露以及涉及乐视系的重要消息与股价涨跌的数据比较,从绘制的散点图中可以看出,重大消息带来乐视股价上涨之外,乐视与重庆携手云计算项目以及花儿影视收购过程两宗大事,短期内让乐视股价涨幅惊人。抛开花儿影视历年来业绩不错,确实为乐视带来实质性提升之外;曾经助推乐视网股价暴涨的乐视云计算有限公司获得重庆战略伙伴企业注资一事,现在却连注册资金都尚未如期到位。

然而,直到2017年7月更新的2016年年报(更新)中,乐视网依然继续述说着“故事”:乐视云平台方面,2016年初乐视云公司完成阶段性融资,重庆战略基金成为其战略投资者,此举充分体现了重庆对乐视云行业领先的独特生态模式的认可。乐视云公司与重庆的合作,是乐视与地方政府的深层次合作的进一步体现,借助重庆国家中心城市的力量以及在长江上游地区金融中心的地位,不仅能够提高乐视在西南地区的市场份额,同时也将帮助乐视生态在西南部的落地和布局,基于乐视云开放的闭环生态,新一年里,乐视云平台将在产品研发、服务优化、拓展营销、全球布局等领域全面发力,并借助于与地方政府深度合作的契机,有力推动乐视云开创面向未来的生态经济,构建全球云生态。

云山雾绕的重庆,给了曾强和贾跃亭仙境般的感受后,也给二人在资本市场带来了亢奋的愉悦。然而,短暂的愉悦之后,“左贾右曾”留给重庆的后患能化解吗?

安捷财富注册链接
  • 贾跃亭的“重庆往事”:一系列蹊跷公司 家族获益匪浅已关闭评论
  • 322 views
    A+
发布日期:2017年08月05日  所属分类:理财故事  财经新闻
标签:
wanglan
安捷财富注册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