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阿玛尼的空巢老人: 儿子把我当存钱罐!

金钱是什么,是个人能力的体现,是改善生活的工具。现代社会,经济发展越来越快,老百姓的生活越来越好,但是社会竞争力也越来越大,很多人在一心忙于事业时,往往会忽略对家人的照顾。

穿阿玛尼的空巢老人: 儿子把我当存钱罐!

老魏早年丧妻,留下他和三个儿子。

1982年,老魏的大儿子魏广廉被清华大学录取;1990年,二儿子魏广生武汉大学毕业,获得攻读纽约大学硕士学位的资格;1996年,小儿子魏广平去了剑桥大学,开始攻读经济学博士学位。

2001年,60岁的老魏光荣退休了。也是在这一年,大儿子在北京的公司准备上市;二儿子拿到了美国绿卡,在硅谷做软件工程师;小儿子收到了国立新加坡大学的邀请,前往新加坡任教。

而多年后,老魏因老年痴呆走失、意外去世,结局是:他的那位老兄弟当年一语成谶,“养了三个儿子,却没有人送终。”

老魏家一门三杰 成了远近闻名的“状元府”

众人羡慕之余,也曾有老友和他开玩笑,“老魏啊,了不起,三个儿子个个是人杰,不过你要小心啊,都离得那么远,小心老了都赶不及给你送终啊。”

“离得远没关系,现在交通发达了,我又有退休金,想谁了就去看谁嘛!”老魏不以为然。

退休后的日子并不无聊,老魏参加了老年书法协会、老年乐器协会、老年健康协会,甚至参加了社区老年义务治安巡逻队。

每天与各种协会的会员们掺和在一起,老魏精力充沛,不孤单,只是看到老友们带着孙子孙女们玩耍,会有那么一点失落。但随即他又会想,“他们的儿子在身边,是没出息。”

老魏的三个儿子对父亲都很慷慨。

从2005年开始,三兄弟每人每月都给他打5000块钱的生活费,加上老魏自己每个月有近6000块的退休工资,他俨然成了老年人中的 “土豪”。外人羡慕他,他也常打趣:“你看,现在我也是年薪二十万的高收入群体了呢。”

转眼到了2011年,“土豪”老魏迎来了两件喜事和一件愁事。

喜事是他的银行存款首次突破了100万元的大关,同时,他迎来了自己70岁大寿;愁事是,他记性变差了,去武汉中南医院做了检查才知道,自己患上了老年痴呆症。

儿子只当我是存钱罐 老魏的老年痴呆严重了

自从患上了老年痴呆症,老魏的记忆力就一点点地被蚕食。有时候保姆不在,他会一天吃十几顿饭,最后饮食过量,入院就医。

除了记忆力,他的脾气也越来越坏,他会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发怒,打坏家里的物品,把保姆骂走,而过了一会儿,他又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请保姆回来给他做饭。

老魏忘了很多事,但有关三个儿子的往事,他却记忆犹新。

他最喜欢坐在沙发上翻影集,一张照片一张照片地给保姆讲儿子们过去的故事。积年累月下来,保姆也不想听,有时候没有主动接话,老魏会生气。

后来,老魏的老年痴呆症加重了。

有一天,某单位报警,称一个老流浪汉赖在他们的传达室不走;有时是居民报警,说一个不认识的老头赖在他家里,又吃又喝;还有某学校保安报警,说一个老头天天站在学校门口,见了小孩就往上凑,他们怀疑是拐卖儿童的人贩子……

可出警后却发现,制造这些警情的人,基本都是老魏。

民警上门走访,问他:“大年初三那天,你为什么半夜跑到水电厂门口去?”

老魏含混地讲他和三个儿子的故事,1984年的大年初三,他在厂里值班,怕孩子们在家想妈,他就把兄弟三人都带到了厂里。“那天夜里也下雪,我带着他们在厂门口看雪……”

2012年大年初三的那场雪,让患上了老年痴呆症的老魏想起了28年前,父子四人相依的那个雪夜。于是他孤身一人前往故地,结果不知怎么就晕倒在了雪地里。

“以前总想着孩子走远一点,多点出息,自己吃点苦没什么,也算给他们死去的娘一个交代。现在我确实有些后悔了,他们都一个个出人头地了,我对他们的娘是有交代了,可现在,他们也快把我给交代了……”

“我宁愿他们回来多陪陪我,我不要他们一分钱、不要大房子,还可以把我的退休金都给他们!”老魏说:“我现在算是明白了,说好听点,我这三个儿子是不懂我的心,不知道我现在是缺人不缺钱;说不好听的,他们是把我当存钱罐了啊,知道我老了花不了什么钱,他们一个劲儿地给我汇,我都帮他们存着。等我死了,这些钱啊,房子啊,还是他们的,当初怎么给我的,又怎么收回去,最后还能博一个孝顺的名声。可气啊!”

老魏儿子想雇警察养爹   养了三个儿子没人送终

无论是社区居委会、企业离退休管理站还是派出所,都不可能取代老魏的亲生儿子们。民警最后拨通了魏家老大,魏广廉的电话。

魏广廉是清华毕业的高材生,是一家上市公司的管理层,电话里他没有丝毫架子,语气平顺、有理有据有节地阐述了他无法回来常伴父亲的原因。

“警官啊,我不是没想过,但是现在确实不太方便。我儿子明年高考,老爷子现在有病,接过来我也只能把他安置在其他房子里,再给他雇个保姆,那样他还是不能和我们同住,这跟住在油田又有啥区别呢?”

“明年的事明年再说,你家老爷子今年身边已经不能离人了,现在基本就靠居委会、离退休管理站和派出所照应着。我们平时工作也很忙,不可能围着老魏一个人转,万一照顾不周出点事情,你说咋办?”

电话那端沉默了一会儿,“要不这样,警官,你辛苦一下,平时帮我多照顾一下老爷子,我每月付你劳务费,要多少你说。我现在确实是没办法回去陪他,也不可能把他接过来住。”

同时,居委会干事也联系了魏广生和魏广平二人,他们的答复如出一辙,纷纷表示“确实回不了家,只要爸开口,无论花多少钱都在所不惜。”

这一次沟通后,儿子们给老魏的零花钱涨到了每人每月1万块。请了最好的保姆,但这些都没能阻止事态向更坏的方向发展。

2015年3月21日深夜,老魏趁保姆不注意跑出了家门,不知去向。

这次不再幸运,当被人发现时,老魏已经在广白渠内静静地躺了6个小时,死因是“溺水身亡”。殁年74岁。

临终之前陪伴老魏的,只有广白渠那一渠清水和半壁蒿草,还有他一直宝贝的那件棕黄色,限量版的,价值九万七的阿玛尼。

事后,三兄弟包下了市殡仪馆里最豪华的告别大厅,雇请了最专业的送葬团队,还为老魏购买了价位最高的墓地。并指明,“不论多贵,都要让我爸"烧第一炉"。”

老魏的遗体静静地躺在水晶棺里,身旁花团锦簇。出殡那天,长子魏广廉手捧遗像,哭得声嘶力竭,告别大厅里的孝子贤孙,黑压压地站了一大片,他们围着老魏的遗体,痛不欲生。

这次,老魏一生的骄傲们,终于都回到了他的身边了,只不过他们的到来,老魏看不到了。

  • 穿阿玛尼的空巢老人: 儿子把我当存钱罐!已关闭评论
  • 324 views
    A+
发布日期:2016年12月27日  所属分类:理财故事
wanglan